您的位置:汽车资讯 > 车经论道 > 人物 > 正文

北汽收购戴姆勒股份? 且听戴姆勒新掌门怎么说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汽车制造商北汽集团正在寻求收购戴姆勒多达5%的股份,以期确保戴姆勒对于双方的合资企业 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的长期投资。路透社援引三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北汽集团已于今年初告知戴姆勒其想购入 ...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汽车制造商北汽集团正在寻求收购戴姆勒多达5%的股份,以期确保戴姆勒对于双方的合资企业——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的长期投资。路透社援引三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北汽集团已于今年初告知戴姆勒其想购入股份的计划。早在2018年年初中国民营汽车企业吉利收购了戴姆勒近10%的股份,这在当时迅速成为国际汽车圈的头条。而现在,戴姆勒在华合作伙伴北汽集团有望成为第二家收购其股份的中国汽车制造商。

随着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不仅外资车企对于增持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跃跃欲试,中国汽车制造商也希望通过参股外资车企,加深合作,更好地利用全球资源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实际上,中外双方企业在资本层面上的“你来我往”,也是为了加深合作,共同应对汽车“新四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 继吉利之后,北汽瞄上戴姆勒股份为哪般

知情人士还透露,北汽集团已向北京地方政府寻求支持并开始在二级市场建仓戴姆勒股票。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北汽方面并未对此消息作出官方回复。按照戴姆勒5月10日的收盘价市值576亿欧元来计算,北汽集团收购该公司5%的股份需要近30亿欧元,北汽能否筹到足够的资金尚不明确。

根据德国监管机构的规定,买方收购德国上市公司3%以上的股份需要向监管机构报备,因此北汽收购戴姆勒股份一事应该很快就会见分晓。目前,戴姆勒已经排除了发行新股以帮助外部投资者收购及增持股份的可能性,因此潜在买家只能在公开市场上向其他持有者收购其股份。

北京奔驰一直是北汽集团的“利润奶牛”。实际上,早在2015年,北汽集团就已经表示对收购戴姆勒股份的兴趣。在中国竞争对手吉利控股集团于2018年初收购戴姆勒9.69%的股份,成为戴姆勒最大单一股东后,北汽的兴趣似乎变得更加浓厚了。

2018年10月,戴姆勒出行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管理的吉利集团(新业务)有限公司宣布在华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今年3月底,戴姆勒和吉利集团宣布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联合推动Smart品牌转型,致力于将Smart打造成为高端电动智能汽车品牌。5月9日,吉利控股旗下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与戴姆勒旗下戴姆勒移动服务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蔚星科技有限公司,双方各自出资8.5亿元人民币,各占50%的股权。

戴姆勒与吉利之间打得越来越火热,这让戴姆勒更早的在华合资伙伴——北汽集团的位置略显尴尬。不过,对于戴姆勒来说,北汽目前仍然是它最重要的伙伴。早在去年被吉利持股时,戴姆勒方面就曾表示,任何合作项目都将以“与现有在华合伙人北汽集团达成共识”为前提。今年3月,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蔡澈再次公开表示,与吉利的任何潜在合作项目“都不会影响北汽集团”。

■ 后合资时代,中外双方合作与博弈升级

实际上,之前戴姆勒有意增持与北汽集团在华合资公司——北京奔驰股份的事传得甚嚣尘上。毕竟华晨宝马已经成为中国汽车行业首家将合资公司的外方持股比例突破50%的公司,开了先河。前不久,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迪斯也公开发声称要增持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但遭到其合资伙伴之一上汽集团的公开质疑。

而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股份的消息,随着3月26日晚北汽集团港股上市公司北京汽车发布的一则公告烟消云散。根据该公告,北汽股份与戴姆勒及戴姆勒大中华订立合资经营合同修订协议,双方依照相应的比例注资,注资完成后,北京奔驰各股东所占股比不变。北汽股份仍持有51%的股份,戴姆勒与戴姆勒大中华共拥有49%的股份。

2018年6月,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其中指出,自2022年起,取消乘用车合资企业的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同一外企的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这也标志着中国汽车产业正式进入后合资时代,一个中国品牌与外资品牌车企双向自由选择、股比自由谈判的新阶段。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新车市场,过去十几年来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因此中国市场对于外资车企极具吸引力,长期以来外资车企都希望能打破外资股比限制。去年10月,宝马宣布斥资36亿欧元将其在合资企业中的股份提高至75%,变动后的宝马华晨的股权结构将于2022年生效。宝马也成为中国宣布放宽合资股比限制之后,第一个“吃螃蟹”的外资车企,这或许会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股比和合资企业数量的放开意味着中国汽车市场将进入充分竞争状态。外资车企固然拍手称快,对于一直呼吁市场开放的民营企业而言也意味着更加公平的市场环境。但对于依靠合资利润反哺的国有车企而言,如果外资车企增持股份或将股比提升至控股地位,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的利润将受到最直接的影响。从短期来看,合资企业的中外双方各有自己的盘算和想法,外方希望提升股比,中方则希望深化合作、保证合资企业的未来。可以预期,中外双方围绕合资企业话语权的博弈将比以前更加激烈,在这当中自然要靠实力来说话。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车市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双方之间的合作也将更加广泛和深入。

■ 迎接“新四化”,戴姆勒将加强联盟与合作

去年,奔驰(含Smart品牌)在中国市场销售了67.4万辆汽车,是其全球最大的销售市场。今年一季度,中国仍保持着奔驰全球范围内最大单一市场的地位。今年下半年,奔驰首款电动车型——EQC将由北京奔驰在中国投产。此前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蔡澈曾表示,2019年戴姆勒希望能够借中国汽车市场更加开放的机会,在中国市场继续保持增长,与北汽集团等合作伙伴进一步加深合作。

日前,在被问及北汽入股戴姆勒的传闻时,即将履新的戴姆勒掌门人康林松也给出了明确的回复:“我们欢迎那些看好戴姆勒未来移动出行前景的长期投资者。”现年49岁的康林松将在5月22日举行的戴姆勒年度股东大会上接替蔡澈,正式就任戴姆勒董事会主席。

康林松还表示,戴姆勒计划到2025年大幅削减新款奔驰汽车的开发成本,并将积极与竞争对手组建联盟,通过规模效应来提升利润率。戴姆勒希望继续依靠结盟来降低开发和采购成本。“未来我们将会进一步扩大结盟和合作的范围,结盟对象不仅包括其他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也包括科技公司等。”康林松说。

康林松表示:“目前,电动汽车的总成本仍高于内燃机汽车,我们正在努力降低成本。我们需要仔细研究电动汽车架构的成本,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戴姆勒需要到2025年在成本方面迈出重要一步。”此外,戴姆勒也将努力提升电动汽车动力电池的规模经济,以降低动力电池成本。为此,戴姆勒还将研究如何减少动力电池中一些昂贵原材料的使用,例如钴。

目前,戴姆勒正在试验动力电池中镍、钴、锰的比例和配方,以降低成本和提高性能。当前,每辆电动汽车的电池大约使用了8~12公斤钴,而每年新开采的钴一半以上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该国政局不稳。康林松表示,戴姆勒计划将锂电池中镍、钴、锰三元材料的比例调整为8:1:1。“一些供应商甚至在谈论9:0.5:0.5这一比例的可行性。”他说。

5月13日,康林松发布戴姆勒集团“雄心2039”计划,其中提到:到2030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动汽车将占据戴姆勒集团总销量的一半以上;2022年所有欧洲工厂实现碳中和;到2039年旗下乘用车达到碳中和。这也意味着,未来20年,在不到3个产品周期内,戴姆勒将对整个集团业务进行根本性调整。为了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以及应对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新趋势,戴姆勒势必要加强与各方伙伴之间的合作,努力削减成本。而鉴于中国市场在戴姆勒全球市场中的重要地位,戴姆勒与中方合作伙伴之间的“牵绊”也将越来越深。

责任编辑:综合报道
关联人物